中国特色的共享经济

纯粹的共享经济模式拷贝在中国行不通但通过互联网大规模提升运营效率

2015-10-10 文/包冉

  • 由Airbnb、Uber、Wework 和Rent the Runway 领衔的共享经济模式正在全球风靡。在中国,对标企业大概是爱日租、滴滴出行、联合创业办公室和魔法衣橱。不过,除了滴滴出行在强势资本的支撑下已形成市场垄断,爱日租惨淡运营两年后无奈歇业,联合创业办公室和魔法衣橱则刚刚起步,很难说下一步何去何从。

    所谓共享经济,原旨是通过用户彼此共享闲余的生活资料,使之转化为社会生产力,进而提高整个社会经济的效率、降低无谓的浪费。譬如,Airbnb 共享的是空闲住房,Uber 共享的是空闲私家车运力,Wework 共享的是空闲的办公空间;Rent the Runway 则共享礼服和配饰。

    从整个互联网经济模式的演进角度,互联时代实现了全球电脑的互联,让人们都上了网;社交时代实现了全球人际关系的互联,让圈子都上了网;共享时代则更进一步,基于网络人际关系的信任保障,将人们拥有的东西都放上网,彼此交换。

    从虚拟到现实,是互联网一步步成为人类社会基础设施的大势所趋。但采用共享经济模式的业务能否成功,还取决于两个现实要素——1、信任;2、特种行业和特许经营。出于这两点考虑,真正意义上的共享经济模式在中国普及其实很难。

    首先,是信任。陌生人与陌生人的共享交换,信任与安全终归是用户关心的头等问题。所幸,除了中国之外,Facebook 建立起了一个近乎实名制的全球社交网络,以及依附于其上熟人与陌生人之间的社交关系网络。Airbnb 在引入第一批用户时,就有效借助了依托于Facebook 的社交信任链;而在扩张用户时,则有效借助了依托于Facebook 的社交兴趣链。在中国,具有一定信任感的社交网络,可能只有微信。但随着微信(含朋友圈)被大规模的微商侵入,使得原本基于熟人信任而衍生的社交关系网络,变得日益模糊,这对于信任是刚需的共享经济来说,是件很悲催的事情。

    其次,是否存在大量的特种行业和特许经营。这也是共享经济在全球面临的共性问题,中国尤甚。譬如,以颠覆传统出租车行业为己任的Uber,今年6 月就在法国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暴力抵抗——全国出租车司机罢工并引发流血事件。在中国,对所谓“黑专车”的查处一直没停,交通部和各地交管部门对“专车”“顺风车”的口径差异,往往让从业者感到无所适从。归根到底,其实还是一个市场管制的体制性问题,如果依然将公交运输定义为特种行业,需要特许经营,那么共享经济模式在这一领域永远无法实现。所以我们看到,依靠资本并购垄断市场的滴滴出行,正在无可奈何地变身为一家传统的、自营的出租车公司,只不过其大量采用了互联网技术和应用平台,这些技术和平台的调度,未来或许都是自营车辆,而非社会闲散运力的共享利用,如是而已。

    在房屋共享方面,由于酒店业在中国也属于特种行业和特许经营,所以跟共享经济模式就更沾不上边了。譬如,入住酒店需要客人提交身份证并将扫描件向公安部门备份,任何类Airbnb 模式的中国创业者都无法绕开这一硬性规则,其结果只可能是将共享住房变成自营旅馆,如同专车运营一样。

    当然,国情的不同不代表没有生意。事实上,纯粹的共享经济模式拷贝在中国行不通,但通过互联网大规模提升运营效率,以此颠覆相关传统行业的低效率、降低用户消费的总成本(包括金钱成本和时间成本),这是绝对成立的商业模式。“专车”屡禁不绝,越打发展越好的事实,就是一个有力证明。

投票
评论

新媒聊斋 | 湘人李

独立制作人,《电视台长》作者,湘人李传媒工作室首席策划师。

文章列表

推荐节目

节目名称:
节目简介:
联系方式:
正在提交中...

已提交成功,感谢您的支持!

发布商情

标题:
详情:
联系方式:
正在提交中...

已提交成功,感谢您的支持!

发布活动信息

活动名称:
活动简介:
联系方式:
正在提交中...

已提交成功,感谢您的支持!